第七大道

新闻活动

返回列表

第七大道总裁刘子靖:八年重生,七道归来

来源:超好玩 时间:2016-01-27 10:38:00

   2016年1月,第七大道迎来了自己的第八个生日。如果以从畅游回购为节点的话,它在这新的一年里也正式步入了新的轮回。

  说起来,第七大道一直是颇具话题性的公司。如果简单罗列一下的话,不难发现那些曾被业界关注的话题,构成了其过去七年的历史,也从侧面见证了页游时代的变迁。

  与其他借着页游爆发东风兴起的公司一样,2008年,曾蜗居在深圳南山区几十平民居里的第七大道,通过《弹弹堂》这个产品一举成为页游时代最引人注目的黑马,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保持着市场占有率最高的页游研发商这一位置。 

  然而与其他页游公司不同的是,2011年,仍在上升期中的第七大道被畅游所收购。其时,这一消息可说震动业内。有一种令人惋惜的说法是,畅游用通过合作商第七大道挣的钱,收了第七大道。也曾有一些声音认为,这是第七大道卖壳套现洗手不干了。不过,很快金牌制作人胡敏(业内称“老爷”)用第二款流水过亿的产品《神曲》回应了这种说法,也再次证明了自己和公司的价值。

  可惜的是,无论何种原因,第七大道与畅游的联姻最终没能走到尽头。而在这错综复杂的关系里,初创元老陆续离开,第七大道在《神曲》之后也没能再出现奇迹。2014年,畅游计划出售第七大道,以及业内爆出第七大道前COO孟治昀准备回购的消息,也引得一片哗然。谁也不清楚,第七大道究竟要走向哪里,成为什么。

  直到2015年,在第七大道的第七个年头,随着老孟回购的尘埃落定,老将陆续回归,胡敏的新作《符文英雄》曝光等一系列消息,第七大道才仿佛走过了一个轮回一般,开始寻觅新的生机。

  在与第七大道总裁刘子靖的对话中,龙虎豹亦能清晰地感受到,这家历经成功、被收购、回购的老牌游戏开发商,透着一股想明白之后的成熟与稳健,再次回来了。

u8.jpg

  担当第七大道战略规划的刘子靖这样总结战略考量的三要点:“第一,当前市场阶段如何;第二,有没有形成行业壁垒;第三,我们擅于做什么。”这三点,恰恰也是龙虎豹采访他对于第七大道未来规划的总结。

  在刘子靖眼里,当前市场并非没有壁垒,但这绝不是研发商之间的壁垒。在腾讯、网易占去七成的市场空间里,除了对于腾讯本身所具有的在用户层面的绝对优势外,仅在游戏开发这一点上,刘子靖也表现出“可以一战”的态度。从市场层面来讲,越来越被行业内青睐的重度游戏,以及仍具备大量用户随时可能杀出黑马的轻度休闲游戏,正是第七大道所擅长的。做“精品游戏”是龙虎豹与诸多开发商交流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可比端游时代的“我们要成为下一个暴雪”。但真正能拿出精品游戏的,却屈指可数。而《神曲》与《弹弹堂》的背书,足以证明第七大道坚持“打造全球精品游戏”这一核心并非虚言。

  但有一个事实,是无法绕开的,即是拥有大量研发与海外发行经验与资源的第七大道,在手游领域还太年轻。年轻到没有在手游市场验证过自己,没有在纷杂混乱的渠道里走过一圈。但刘子靖仿佛并不担心这一点。究其原因,一是第七大道并不担心自己,这种不担心源于非常实际的根由:目前第七大道页游的流水加起来一个月仍有过亿人民币,根本不用担心明天去哪儿吃饭的问题;二是产品方面有胡敏带队,龙虎豹不敢妄加评论说老爷出品必属神品,但可以保证的是最基本的产品品质是高于平均标准之上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三是当前的市场阶段与第七大道的核心理念正好相符,前者对优秀内容有强烈的渴求,后者做过也在做着以品质示人的产品。即便不设想太多太久,仅是《神曲》、《弹弹堂》两块金字招牌,已是令多家发行商趋之若鹜、争先恐后了,遑论这背后牵扯到的既有用户群体与市场。

  然而正如刘子靖在采访中讲的那样,第七大道需要通过实际的结果来证明自己,证明这新的轮回中自己有能力跻身于手游市场前列。但似乎关心七道的人也并不用为此而担忧,除了在战略上考虑的清晰透彻之外,第七大道不但有在手游领域一战的决心,亦有一战的资本与自信。

  米尔科·曼彻夫斯基在电影《暴雨将至》里有一句台词:“群鸟锐声逃过黑色的天空,人们沉默着,我等得血都疼了。”龙虎豹以为,这用来描述第七大道在漫长坎坷的等待里酝酿着再次证明自己的状态再合适不过。 

  以下为第七大道总裁刘子靖采访实录:   


 龙虎豹:第七大道这是第八个年头,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后,我觉得算是经历了一个轮回,这次要重新出发了。


  刘子靖:对,大家都知道,我们之前遭遇了一些资本上的变化。另外,业务本身就是在过去的两、三年中,也慢慢落于平凡。今年刚好是8周年,我们又重新掌握了命运,你可以看到:首先虽然业务遭受了一些影响,但是业务的整个基本面都还非常好。无论是海外的老产品的流水和利润,各个方面在国内厂商中都还是占先的;其次是七道为未来布局的事情也都在有条不紊地准备着。

  8周年之后的新轮回,你能发现七道无论是公司的战略布局,各个业务方向,还是公司核心员工都更加明确和稳定。在既有的良好盘面上,我们乐观地去积极改变和布局。我们希望能超越过去8年里塑造的辉煌,再做一个两个甚至多个8年。  


 龙虎豹:刚才提到支撑着第七大道目前盘面那些老产品,现在情况是什么样?


  刘子靖:最有名的两款产品是《神曲》和《弹弹堂》,这两款产品在海外市场现在还是排在最前面的。神曲目前还是排在第一的位置,在海外市场,现在一个月还有接近过亿人民币的流水。《弹弹堂》每个月也还有个几千万的流水。说得不谦虚点,这两个游戏算是页游里的传奇吧。究其原因,七道一直都在做这种精品游戏,生命周期也都非常长。  


 龙虎豹:刚才还提到了人员构成,除了老爷等核心成员的回归,这个班底还包括哪些人?


  刘子靖:是这样,除了核心管理层外,现有的核心成员都是在七道做了很多年,有丰富产品经验的伙伴。像策划、美术中最核心的那帮人都还在。另一方面,七道现在要开展新的业务,特别是今年加大布局力度的手游产品。所以做手游业务的人才引进我们最近也在做,陆续有很多厉害的伙伴加入,同时我们希望能招募到各个业务方向上的大牛。  


 龙虎豹:所以这也是你提到的七道既有的盘面非常好的根由吧。那我们来聊聊七道未来在产品上的布局,除了老爷现在做的《符文英雄》之外,还有什么新产品是可以支撑未来的?


  刘子靖:今年在页游上,我们会做一到两款有IP的产品,大概会在今年下半年上线。但具体是哪个IP,现在还不方便公布。再说手游这块,老爷这边有一个《符文英雄》,近期我们还有一个基于《神曲》IP的产品过两天就上线了,叫《神曲世界》。是七道代理给飞流发行的一款产品。然后,下半年还会有基于七道自有IP的产品。今年我们也会考虑去外面购买一些IP,做一些手游产品。

  龙虎豹:七道算是一家老牌公司了,但在手游时代无疑还是个新人。今年又寻求在手游领域的改变,去做全新的事情,那七道的整体布局是怎样的?怎样来确定自己在行业中的地位? 

  刘子靖:前两天我们开年会的时候专门做了一个分享,我们把现在的行业情况简单地分成三类:客户端、手游、页游。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看了一下市场的盘子容量,做了一个预测,包括未来增长趋势。发现页游增长确实变缓了,甚至说在缓慢地下滑,但它这个盘子大概一年还有个几百亿的市场规模。那页游这一块,七道过去核心业务都在,积累沉淀了非常多的经验和人才,所以这个市场是不能放弃的。而且我们发现海外用户对于页游的喜好其实没有减弱,我们海外流水还是非常高的。所以第一要务是把原有核心业务稳住,保证市场占有率,保证在页游市场的排名和地位。

  然后我们发现手游的增长率是三块市场中最高的,未来五年手游会占到整体游戏市场最大份额。虽然七道的手游业务起步相对比较晚,但是之前积累的产品设计经验,产品运营的经验,特别是对于海外各个国家玩家的行为喜好的理解等等。这些都是可以延续到在手游业务上面的。  


 龙虎豹:你刚才提了三个市场类型,其中有端游,那么七道会不会考虑做端游业务?


  刘子靖:不会,暂时不会考虑端游这一块。  


 龙虎豹:那,在七道游戏业务所占比重上,页游跟手游的比例是怎样的?


  刘子靖:未来手游的收入规模肯定是要超过页游的,这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但未来我们希望是手游会占到50%以上的流水和收入的规模。  


 龙虎豹:七道怎么定位在自己?偏研发?偏发行?研运一体?


  刘子靖:这个我们前两天刚在一块讨论过,我们认为这事首先要有个核心,就是你想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以什么为核心的公司。我们定义的七道,最基础的基因是不能变的,就是只做精品游戏开发的公司,这是我们的核心。我们绝不做复制、换皮那种不断产品迭代的业务,这是核心。

  我们再换个角度来看,随着行业的发展,你会发现行业的上下游整合的情况越来越多。发行商与研发公司的合作越来越多。所以在发行业务上,我们也会做更多的事情。包括海外发行、国内发行,我们都会一步步增加这一块的份额。   


 龙虎豹:我觉得你刚才提到的,也是七道现在具备的优势,但这些优势在未来怎么去发挥?


  刘子靖:我觉得七道积累下来最大的优势,就是对于游戏核心玩法和核心设计理念理解。这个不仅是国内用户,还包含对于海外用户的理解。其次积累下来的优势是在运营方面,针对海外市场中的不同地方、不同属性的玩家需求掌握的非常精准。过去多年间在多个国家、地区,我们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这也是我们积累的优势之一。

  你问我未来怎么通过发行这件事把这些优势用上?这点可以这样说,七道当年的产品虽然都是代理出去的,但是有个特点就是,当时海外的运营商大部分都没有产品的发行经验。他们对产品也并不了解,所以当时七道的运营团队其实承接了发行商的大部分工作,当年很多国家的发行商其实只是承担了一个导量的工作。所以这些优势是先天融入到七道的业务之中的,并没有剥离。  


 龙虎豹:在业内看来,页游仍是七道的标签,如何弱化这个标签,让大家接受全新的七道?


  刘子靖:关于标签,你会发现有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尽量去告诉大家七道的公司架构、业务结构以及未来的布局、未来的准备之后,最终发现还是要通过结果来说话,做一款成功的手游比跟别人强调一百次更有用。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把这个成绩展现出来,其实就不需要说太多的话。  


 龙虎豹:这样说来,《符文英雄》这个产品好像承担的压力会比较大一些,作为七道与老爷都承载了很多期待的产品来说。


  刘子靖:对,从公司到他和团队承担的压力比较大。老爷真的是连续成功的制作人,所以连续成功还能不能继续成功?都在这款产品上。而且这个团队真的是固定每周工作6天,每天晚上10点钟之前决对不会下班,连续研发了两年的时间。所以团队对于产品的付出,也希望能看到成绩上回报。这也算是公司第一款自开发的手游吧,所以各方面压力其实都比较大。  


 龙虎豹:所以,《符文英雄》除了承载了老爷本身自己的神话能不能延续,对于七道来说,它也是扭转行业印象的这样一个转折点?


  刘子靖:其实,我倒更愿意把它说成是开始。这款产品之后,就是老爷同时在做的手游方面的准备,包括项目的立项还有项目的前期等等。所以说今年和明年,七道这边会陆续有多款手游发出来。所以,也没有说把所有的期待都压在《符文英雄》上。从公司的这个战略安排的角度来看,也没有把全部的都压在这个产品上。当然我们希望老爷能延续神话,七道也能够打个开门红,这对各方面都很重要,但其实从战略布局上,七道是有很多储备的。  


 龙虎豹:刚才也提到一个IP话题,目前阶段国内市场IP依然很热,七道在这块有什么想法?或者已经有所储备去做这个事情了?


  刘子靖:关于IP,我们的想法是这样的。这算一个加分项,可以让产品获得更好的成绩,但我们并没有计划成为一个拿IP,或研发带IP产品为主的公司。IP发展到今年这个阶段,市场上已经出现一些很不理性的情况,包括IP价值还有对IP的认知和认可情况,都会出现偏差。对我们来说,定位依旧是做精品游戏,这四个字里可没有IP两个字。所首先要保证七道的游戏好玩,核心玩法足够抓人。在这个前提下,同时还能有IP的话,那它会对你的游戏有促进加成的作用,就像游戏里面加一个BUFF。IP其实我们都在积极地去看,但只有合适的,我们才会考虑去做。  


 龙虎豹:其实七道本身已经有自己比较成熟IP,比如《弹弹堂》、《神曲》这两个在手游上怎么延续下来?



  刘子靖:我们最近也在讨论这事。七道过去做的两个成功产品《弹弹堂》和《神曲》这个的影响力不光是在国内,在国外影响力也很大。过去这两个IP也曾经都授权出去给别人研发过。现在我们对于这两个IP的使用非常谨慎,我们希望IP是能有生命力地延续下去,所以在这两个IP的产品的品质上,我们要求会非常的严苛。七道有在准备做对应的产品,但是这个周期会比较长。  

  龙虎豹:刚才也跟老爷讨论一个问题,也想请教一下你。就抛射类的产品来说,之前在手机上也看到多款,但并没有看到过什么成功的先例。作为抛射类游戏的《弹弹堂》,是否想过在手机上怎么去做?怎么去切这一类游戏的市场?

  刘子靖:这是他们现在讨论的最多的话题。首先我们一致认可的是抛射类这个玩法,是市场上验证过的成功类型。类型既然不是问题,那产品系统各方面和美术风格也就不是问题。那问题是什么?我们研究发现手机和PC最大的区别,就是屏幕的大小,以及操作。操作过程和屏幕的限制会非常大。那唯一的问题就是你怎么样能够在手机这么小的一个屏幕上,把这个玩法展现出趣味性来?这是最大的挑战。那过去《弹弹堂》PC端的玩法如果直接移植到手机上,会比较复杂。最终,我们认为这其实是一个取舍和一个简化、优化的过程,对于老爷他们的挑战也蛮大的,现在只能说在讨论各种方案,还没有可以公布的结果。  


 龙虎豹:在时间上,是否可以公布一个大概的节点?


  刘子靖:最快应该也要到下半年了。   


 龙虎豹:去年开始,有人认为,重度游戏是未来趋势。但还有一部分人认为轻度游戏机会也非常大。关于这两种说法你怎么看?七道会怎么做?



  刘子靖:我认为这个特别好理解,因为从玩家选择分布来看,这两类的用户群最大。也就是说这两块的市场容量也最大。那么知道用户都在这之后,我们要考虑的是我们擅长做什么。从过去历史上来看,其实这两种类型我们刚好符合。因为《弹弹堂》就是个休闲玩法的,然后《神曲》又是个偏重度这样一个玩法。所以,如果说有差异的话,只不过是在大类下细分里面的不同。仅就这两大类来说,我们会优先去做我们最擅长的。同时布局人才、团队,再根据团队擅长的点,结合市场发展情况去决定之后再做什么样类型。  


 龙虎豹:目前大市场环境下腾讯加网易基本占了七成的市场空间,那剩下这三成的空间你觉得会属于谁?



  刘子靖:就腾讯来说,这个真的是大家谁都躲不过的,它未来的市场份额依然会非常非常大。它不光是CP,它自己还是渠道,然后手上掌握了太多太多的用户。那除了腾讯以外,我觉得剩下的公司,包括网易它们在现阶段的优势其实在未来都有可能发生变化。网易本身也是一个偏研发属性的公司,作为CP来说,其实最核心的还是说产品的本身的品质如何。未来大浪淘沙几轮下来之后,我觉得并不好说会剩谁,可以确定的是它一定属于稳健、踏实、专心做产品的开发团队。  


 龙虎豹:七道做手游的话,不可避免的会遇到对于渠道这个问题。对于渠道,你怎么看的?


  刘子靖:大多渠道的存量还是挺大的,但是增量能感觉到明显的放缓,我认为也是行业发展到这个阶段必然的。智能机用户的增长速度已经变得非常缓慢了,人口红利已经没有了。现在大家说这个渠道没量,那个渠道没量,其实并不是渠道的量减少了,而是因为头部产品占的用户太多了,并且释放不出来。新的用户的增长速度又减缓了,所以让大家感觉到说没有量了。

  但是市场竞争到这个环节的时候,其实就会回归到游戏本身的品质、创意这些问题上。对于一个非常优秀的游戏来说,我相信各个渠道的量都会很大。比如说像这个supercell最新做的《皇室冲突》,前两天我看朋友玩了,挺有意思,那对于这样的产品,自身吸量渠道也会放量。现在市面上这种纯粹复制的产品其实越来越难做了。产品太多了,用户不断地被同样玩法的产品不断洗,已经腻烦了。用户本身也会成长,他也需要有创新的玩法给他带来一些新鲜刺激。   


  龙虎豹:那么对于硬件渠道你怎么看?七道怎么去考虑这些新兴的渠道?

  刘子靖:我们其实并没有分哪个渠道对我们更重要,每个合作伙伴都很重要。硬件渠道过去发展的速度非常快,未来随着机器销量的增加,他们的市场占有量也会越来越高。在接触过程中,我会告诉他们说七道现在正在做什么,我们未来准备做什么,我们最擅长做什么;然后演示我们做出来的产品,还是希望以产品本身的品质影响到他们,去达成紧密的合作关系。希望和硬核或者小米能有一两次合作关系,让他们更深地了解七道接受七道。  

  龙虎豹:年会刚才吃饭的时候也聊了一句,我觉得年会上其实是给大家提气,也给公司树立目标跟愿景的机会,那么,2016年七道自己的愿景是什么?有没有一个确切的目标?

  刘子靖:我们当时就定了一个,愿景这个东西还是我那天我写出来的,好像有点拗口,我让他们再改一版,不知道改出来没?当时我定的是以精品游戏为核心的。首先我们是一家以研发精品游戏为核心的公司,希望能够打造一个全球的研发和发行业务,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2016年我们也希望首先能把我们核心的东西做好,就是我们一定能够要出精品的游戏,这个基础上我们会更多地去尝试然后去做一些国内、海外发行的一些工作。然后希望能够把这两块都能够做好,未来的话,刚刚也提到国内的竞争其实越来越激烈了,但是海外的市场人口红利还等待爆发,所以未来海外也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也是七道过去所擅长的。   

 龙虎豹:最后一个问题,就目前七道的情况来说。有什么事是你担心的?不敢去做的?


  刘子靖:要说担心的部分,我担心的也是一直在公司强调的,我担心大家在做的过程中,由于在某一个阶段做出了比较好成绩,或者是过去曾经做出比较好成绩,而忘掉了自己初心和公司的核心价值。最后导致去做了我们不擅长的,或者是我们在现阶段不应该做的事,导致整个布局和结构发生一些不可控的情况。

  我举个例子,从全球市场来看美国加欧洲市场,一定是海外市场中最大的一个部分。从发行业务来说,我看这两个市场看得非常眼馋,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在这两个市场做比较大的动作。就是因为我们很清楚地看到,我们现在的重点和我们现在团队的能力,在这个两个市场去做会承担到比较大的风险,如果发生了一些失败或者意外之类的,无论是团队士气,还有公司战略等各个方面都会有一些影响。所以我一直都在准备,但是一直都没有敢迈出特别大的步子。


上一篇: 第七大道启用单拼域名wan.com 为增加用户体验感
下一篇: 第七大道八周年 用梦想浇灌的游戏神话